设计酷站搜罗大全收录各类优秀网站,快速提升网站流量,提供各类用户常用网站。
友情提示: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,站长唯一QQ:1916004807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资讯 > 行业电商 > 文章内容 > 疫情之后,电影比电视剧赚钱?

疫情之后,电影比电视剧赚钱?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1-05-17 16:33:45 浏览:

作者 | 魏妮卡

编辑 | 李春晖

原本以为2021年第一季度,摆脱疫情阴霾的影视股会交出一份提振行业内外信心的飘红财报。没想到几家欢喜几家愁,电影和剧集上市公司堪称冰火两重天。

借着春节档的东风,主控《唐人街探案3》的万达电影实现了41.2亿元营收,比去年同期暴增228.4%;出品发行《人潮汹涌》的光线传媒营收2.4亿元,比去年同期增长5.98%;就连出品发行《侍神令》的华谊兄弟都实现了3.97亿元营收,比去年同期增长73.57%。

看来,大部分电影公司都吃到了今年春节档的红利。连号称“电视剧第一股”的华策影视,Q1的主要营收都来源于电影《刺杀小说家》。

但剧集公司的情况就不太乐观。5月7日,“影视借壳第一股”长城影视在深交所正式摘牌,ST当代、ST中南、ST鼎龙则在退市的边缘摇摇欲坠。电影爆款公司北京文化更是受郑爽税务风波影响,被电视剧业务拖住后腿,戴上了ST的帽子。易主后的唐德、慈文、新文化,也没在业绩上有多大改善,大家都继续亏损着。

欢瑞、华录百纳与刚刚在港股上市的力天影业、稻草熊都实现了微利。而业绩最亮眼的完美世界,营收的22.3亿主要是靠游戏,而不是影视业务。

明明今年一季度的爆款剧不少啊,比如慈文就有《山河令》,为什么带动不了业绩?剧集行业的利润去哪了?

剧圈争做打工仔 爆款原来不赚钱

自今年3月《山河令》的网播热度一路走高以来,慈文在某股票平台上的留言区就被心急火燎的股民攻占。不断有人发问:《山河令》的收入确认了吗?

终于等到4月底,慈文发布了2021年一季度和2020年度报告,却泼了股民一盆冷水。财报说明了《山河令》的收入已确认,而且在已确认爆款剧收入的情况下,慈文2020年还亏损了——慈文2020年营收6.74亿元,同比下降42.45%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-3.5亿,比去年同期的降幅高达313.02%。预估2021年一季度继续亏损1500万-2500万元。

不死心的股民继续追问:《山河令》还有后续分成的可能吗?得到的回复是:收入已确认。

看来,热闹是别人的,慈文赚了个寂寞。流量属于平台,演员属于别的公司。

《山河令》的两位主演龚俊、张哲瀚,一个是王祖蓝所在海西传媒艺人,一个刚从于正家跳槽去了赵薇的普林赛斯。所以他俩身价暴涨、代言不断,又是开演唱会,又是上各路综艺(《王牌对王牌》《快乐大本营》)等等,跟慈文都没半毛钱关系。甚至于拍卖了《山河令》剧组的服装,这些也没慈文什么事,因为后续权益都归优酷。

慈文的财报中清楚写明了,《山河令》与还未播出的《一片冰心在玉壶》都是慈文给优酷“打工”的定制剧。

2020年,慈文除了这两部收入,其他主要收入为存量剧的多轮发行收入,包括联合出品剧集《三叉戟》《重启之极海听雷》《胜算》。所以,优酷极有可能就是慈文的第一大客户。2020年财报中表明了第一大客户,提供给公司的销售额才仅为2.8亿,这其中至少包含两部剧的收入。

可见,对于慈文来说,《山河令》确实不赚什么钱。更不用说,慈文另一边要付给第一大供应商的成本钱、演员片酬就要1.45亿。

慈文官方给出爆款剧不赚钱的解释:一是因为疫情影响2020年未能如期播映、积压剧多。二是因为平台方采购模式调整为要全版权。

这也从侧面说明了,即便是头部的剧集公司,商业模式也正在被改变。在后疫情时代、稀缺现金流的情况下,很多剧集公司求稳地选择预售“打包卖”或者承制平台定制剧,越来越倾向于做一个单纯的“打工仔”。

欢瑞去年产出爆款剧《琉璃》只营收了五千万左右,今年仍然选择稳妥地将3部剧集打包卖给优酷,拿到5.58亿现金再说;唐德在没有放弃《巴清传》发行的情况下,也公告披露要为腾讯打工,制作一部3.6亿的定制古装剧《诸葛亮传》。

剧集公司似乎用泡沫漫天的上半场证明了,如果一家剧集公司赌注全押在爆款上,很容易入不敷出、负债累累。现如今,平台又掌握了话语权,曾经12亿天价预售的《凉生,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》不可能再发生。下半场,剧集公司拼的是谁接平台的活儿,又快又好。

春节档撑起业绩 电影圈加码剧集

后疫情时代的电影圈则逐渐步入正常轨道,业绩随档期增益的效应明显。玩电影股的股民都知道,在大档期前入手待映电影出品公司是最好的选择,其他时候则大多静观其变。

经过创历史新高的78亿春节档后,电影上市公司一季度业绩,一片欣欣向荣。万达除了《唐人街探案3》的票房收入,还实现了旗下影院票房22.62亿的收入,合计41亿惊人营收。

但在陈思诚宣布这是合作最后一部后,留不住人的万达也面临后续库存无大片的窘境。不过硬糖君注意到,去年热播剧网剧《琉璃》、电视剧《隐秘而伟大》背后都有万达的身影。今年万达旗下子公司东阳新媒诚品文化继续加码电视剧,参与投资拍摄的《妈妈在等你》《号手就位》先后播出。

看来,拓展电视剧业务或许成了万达电影业务遭遇瓶颈后的一条出路。电影库存丰富的光线传媒在艰难的2020年保住现金流后,今年一季度继续营收2.4亿,净利润1.98亿。更何况,五一档的《你的婚礼》收入比光线整个一季度都赚得多。光线预告了截至上映6天6.54 亿票房时,光线的营收就达到了2.2-2.4亿。

接下来,光线还有张艺谋的《坚如磐石》、张艺谋和女儿张末合作的《狙击手》,以及一堆光线的青春爱情片。还有光线战略布局的动画领域继续迎来收割季,《深海》预计今年上映,《冲出地球》《茶啊二中》等则在制作阶段。

而就在光线电影库存备受业内关注时,光线却冷不伶仃在某平台回复了股民,公告了包括《山河枕》《君生我已老》《大理寺日志》《春日宴》等7部剧集项目已经进入实质推进阶段。也就是说,去年公布的14部IP剧项目已有7部落实,光线在电视剧业务上健步如飞。

老大哥华谊虽然参战春节档的影片《侍神令》票房扑街,但参与《温暖的抱抱》《你好,李焕英》出品的收入挽回了业绩,营收3.9亿,净利润2.3亿。参与五一档角逐的《阳光劫匪》再次扑街后,华谊手上的“王牌”还有陆川的《749局》、陈正道的《盛夏未来》、曹保平的《涉过愤怒的海》等。

令人想不到的是,华谊手里的电视剧王牌也不少,包括《古董局中局之掠宝清单》《春来枕星河》《宣判》《警鹰》(暂定名)《九指神丐2》《我们的西南联大》等。

即将登陆港股的博纳也没落下。跨年播出的《阳光之下》完成了博纳的剧集首秀,早在2019年,博纳就确立了进军剧集行业的路线——涉案题材+影剧联动。博纳即将播出的还有《红海行动》等爆款电影的剧集改编项目。硬糖君还注意到,近期博纳开放招聘了相当多的电视剧岗位。

毕竟经疫情一劫,电影行业彻底意识到,将线下放映作为命脉收入风险有多大。加上电视剧多条腿走路不是坏事,既能让收入多元化,还能在关键时刻救命。

线上线下两手抓 影视股找新故事

当老牌电影公司华谊、万达、光线、博纳纷纷加码电视剧时,刚尝到春节档甜头的华策正准备在电影领域大展拳脚。前不久,华策还声势浩大地举办了2021片单发布会,抛出“小说家”宇宙的概念,以及“剧影联动”模式,准备开发热播剧《翻译官》《寻秦记》等改编项目,还喊出“未来3年出品、发行30+部电影实现票房突破100亿”的响亮口号。

几年的影视寒冬下来,剧集与电影公司两个难兄难弟,一边互相涉足、互相取暖,一边向资本市场说着多元化布局的故事。虽然影视股在资本、股民眼中其实根本不分家,他们互相讲起对方的故事反而显得有些词穷。

这些年,上市影视公司一直在尝试向资本市场讲新故事。华谊、光线、北文都先后走上实景娱乐的故事方向,试图构建对标迪士尼的电影IP乐园。在华谊最新的财报中,还提到了武汉卓尔·华谊兄弟电影小镇项目、秦皇岛文化旅游项目正在推进中,华谊兄弟(济南)电影小镇预计将于2021年开业。

虽然疫情让大洋彼岸的迪士尼也体会到了线下娱乐的不堪一击,正大力投入线上平台Disney+来追赶Netflix。但已经投入大笔资金进入实景娱乐领域的中国模仿者们,已经没有回头路了。

光线王长田也在前不久的业绩报告会上如实回答投资者,正在扬州运作的影视基地项目短期内不见收益,要走上一条长达十年的漫漫收益路。

线下回本太慢,那线上呢?因保底《李焕英》一战成名的儒意影业,其香港上市的母公司恒腾网络也声名大噪,借势收购类似人人视频的野生视频网站南瓜电影,主攻恐怖惊悚类影视,在港股市场大肆讲起了对标Netflix的新故事。南瓜视频还跟滴滴打通合作,推出打车免费领会员的拉新活动。硬糖君一打车就被推送这个广告,真真不胜其烦。

但疲劳轰炸显然还是有效果。截至4月末,南瓜电影注册会员达4872.8万人,付费订阅用户有1569.3万人,近三分之一。但横亘在南瓜电影面前,依然是长视频的老问题。重走优爱腾的老路,可不像什么赚钱买卖。

当影视公司苦于词穷讲不出新故事时,互联网公司抖音、快手、B站的短视频战火则延伸到了影视领域,各平台加紧从下游宣发转型到上游制作,发力主投主控影视作品。

皆因为,虽然影视股的口碑这几年算是彻底崩了,但聚集注意力的影视行业仍然是外部资本讲故事的好去处。希望这波外部资本鲶鱼的入局,能搅动电影、剧集行业的僵局。

来源:娱乐硬糖

原标题:疫情之后,电影比电视剧赚钱?

    关键词: 疫情,电视剧,电影

    最新收录